第三章:住进衣橱的美女-下

【17k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】

要说起来,我这么个从来没有女生缘的矬男,有女孩愿意粘着,还是这么漂亮的大美女,这是件多幸运的事儿,眼前不禁浮现出她刚刚半裸着身子站在面前的一幕,真是香艳的让人陶醉……可是一转念,眼前又出现她手握凶器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样子,不禁一阵胆寒,这、这真是太疯狂了,算了,不想了,由她去吧。

躺在床上努力想让自己平复下来,可怎么也做不到,索性脱了衣服,钻进被子里,蒙上头逼着自己赶紧睡,却翻来覆去、揉揉搓搓横竖睡不着,那女孩精致的面庞、水汪汪的眼睛、一身雪白的肌肤总在眼前晃来晃去,连她说话时轻柔动听的声音也开始在耳边萦绕;哥长这么大,何时经受过这种精神折磨?这姑娘今晚不会真的无处可去吧?要不……要不让她住一晚?就一晚,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明天一早,就赶紧打发她走,这样我多少也算帮过忙了,此时,不禁又想起回来时,看着她一个人呆呆站在路边的景象……终于忍受不住煎熬,猛然坐起身,两手在头上一阵揉搓,看着窗外漆黑寂静的夜幕,估摸着时间,大概已经后半夜了,心想,nnd,死就死吧,去看看,如果她还呆在那儿,就把她带回来,反正……反正就收留她一夜,明天就让她该回哪回哪。

心里这么下定了决心,忙起来穿上衣服,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,打开门,客厅里一片漆黑,这个时间,老爸早已经回房间睡了,于是拿好钥匙,悄悄从家里出来,出了小区,午夜过后的大街上冷冷清清,连个鬼影都没有,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有点阴森恐怖,本来胆子就小,现在倒还给自己找这么个麻烦,心里多少有些后悔了。

走着走着,心里莫名的感到荒唐,我特么这是在干嘛?估计这就是恶作剧吧,自己还当真事儿一样大半夜从家里跑出来,这不神经病么?可是恶作剧有这么玩的么?也真是耳目一新了,不过想想都已经出来了,去看一眼就是了,人不在就转身回来,没什么大不了的,权当出来逛夜景了这特么后半夜的有个屁夜景。

心里嘀嘀咕咕的,不知不觉已经快到那个路口了,前面一转弯便是了,此时心里竟突然莫名的紧张,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期盼她在还是不在,总之脚下已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……

一转过弯,迫不及待的朝着远处的路口望过去,自己顿时心头一紧,说不出是惊是喜隐约中,一个身影蜷缩着坐在路边的花坛上,冷清的街道上,昏黄的路灯下,这个孤零零的身影让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楚!

我悄悄的朝着那个身影走过去,待稍靠近了,才终于看清,果然是她,怀抱着自己的背包静静的坐在那里。

心里正纠结,她却突然抬起头,一看到我,连忙站起身,一脸兴奋的朝着我跑过来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见她到跟前,我轻声的明知故问。

“怎样?现在可以回去了么?”她不顾我的问话,兴冲冲的对我笑着说。

我心里一阵愧疚,忙点头说:“嗯……可以了,跟我走吧,不过我先说清楚,就今天一晚,过了今天,你……你得赶紧另寻住处”

“啊?为什么?”美女一脸失望的看着我问。

“行了,都这么晚了,别问那么多了,反正就这一晚”我不耐烦的说完,转身往回走,她默默跟在身后不再说话。

到了小区楼下,我回头认真的叮嘱她说:“一会跟我进去的时候,一定小点声,别把我老爸吵醒了,否则……否则这一晚我也不能收留你了”

“放心,保证不会被发现,宗主自己先上去,不用管我”她神情认真的看着我说。

“什么?我自己上去?”我莫名奇妙的盯着她问:“你……你不跟我上去了?”

“我说了,宗主先自己上去,这样就绝对不会被发现了,不用担心我,我自有办法”

“不是……你这大半夜的涮我呢?好心出去找你,这会儿都到楼下了,你又不上去了?”我心里一阵郁闷。

美女却只是眯起眼睛笑着不回话,我心里顿时有些恼火,随口说:“随便你,反正我仁至义尽了,你自己爱去不去,回头别再央求我”

说完我转身进楼,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,心里愤愤的想,果然是恶作剧,这大半夜不是耍我玩么?可是一转念,为个恶作剧,她至于在外面蹲守那么久?嗨,管她呢,反正现在是她自己不乐意上来,爱在楼下蹲着就蹲着吧,这回就算她上门求我,也不会再管她。

没好气的开了门,进到家里,客厅依旧一片漆黑,估计老爸还睡着呢,什么都没有发现,于是轻手轻脚走到自己卧室门口,小心的开了门,再轻轻关上,心里长舒一口气,随手打开灯,一转身,顿时毛都竖起来了,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!

慌忙捂住嘴,瞪大眼睛,盯着坐在床上正朝我微笑的美女,两腿一软,身子贴着门坐在了地上,那美女却依然满脸笑容,冲着我吐吐舌头,随即把一根手指竖在嘴边,嘘了一声,示意我小声点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人是鬼?怎、怎么进来的?”我几乎带着哭腔问。

“我当然是人,怎么会是鬼?斩玉说过,这是很简单的事情,不会被叔叔发现的,只是不知道宗主刚刚那一声有没有吵醒他”

我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老爸醒没醒,头皮发麻的看着眼前的女孩,之前任何美好的幻想此刻都烟消云散,强烈的恐惧感已经快把我的心从喉咙里拎出来了!

她却像是乐得其所,轻松的从床上站起身,把背包放在角落,拉开衣橱的滑门,看着我问:“那我就睡这里了?”

我木然的看着她,不敢发表任何意见,她倒当我是默许了,随即俯身整理了一番,然后一低头,脱下鞋子钻了进去,随手拉上滑门,最后还不忘说上一句:“不早了,斩玉先睡喽,宗主大人也早点休息”

随即滑门被轻轻关上,屋子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平静,似乎真的除了我没任何人在屋里一样,我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,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心想,这我能睡得着?自己躺在床上,衣橱里躺着个是人是鬼不知道的女孩……想想头皮都发麻!

要不然向老爸求助?可是这大半夜的,让他来看睡在我衣橱里的一个美女?说得清么这个?况且她身上还有凶器,是人是鬼说不清,万一喊老爸过来,搞不好一起受牵连……我竖起耳朵听听,外面似乎没什么动静,老爸睡觉一向踏实,打雷都不醒,我刚刚的一声喊似乎也没能入他老人家的法耳,心里倒松了一口气。

就那么坐在地上半天,大气儿不敢喘,脑子里乱哄哄的没一点头绪,此时屋子里静的让人窒息,真难以想象衣橱里还睡着另外一个人……窒息?她如果是人,这么关着门睡在衣橱里不会窒息么?现在且不说她是不是鬼,就算是人,到了明天早上,一开衣橱,里面躺着一具窒息而亡的女尸……我勒个去啊,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头发都竖起来了!

壮着胆子站起身,哆嗦着走到衣橱跟前,又不敢靠的太近,结结巴巴的小声试探着说:“那个……那个斩、斩玉?”

话音刚落,衣橱的滑门轻轻打开一条缝隙,她露出个脑袋,眨巴着眼睛说:“叫我玉儿就行,怎么了?”

虽然心里有所准备,但还是被吓的猛然后退,一屁股坐在床上,看着她一脸天真的表情,我再次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轻声说:“那个……衣橱门关这么严实,你小心窒息,很、很危险的”

“怎么会”她满不在乎的说完,见我仍一脸紧张,随即笑着说:“那好,就这样留个空隙,你看着玉儿总归安心了吧”说完,自顾自的转头闭上了眼睛。

安心?安心你妹啊!看着敞开的衣橱里露出她的脑袋,这下完蛋了,本来关着门看不见也就算了,这可好,大半夜,衣橱里露出个女人的脑袋来,这是要吓尿的节奏啊!不免懊悔自己嘴贱多事,这还能睡么?都快活不成了!

我就那么靠在床头上,灯也不敢关,紧张的盯着眼前的衣橱,偶尔看看外面漆黑的夜色,感觉时间真是漫长啊,这特么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天亮?想想真是活该,谁让自己禁不住诱惑,谁让自己同情心泛滥,这下可好,招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回来,这可怎么收场?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啊!

心里不停懊悔着,这一天真是太受折磨了,又是被撵,又是被揍,晚上又经历这么一出惊悚剧,身心俱疲!本来还紧张的盯着衣橱不敢睡,可是靠在床头上,四周一片死寂,那姑娘躺在那儿,连气息都听不到,没一会儿,我这眼皮就开始越来越沉,眼前也越来越模糊,不知不觉间就没了意识……

“将军,九域可有一寸净土?”

“啊?”

猛地睁开眼,那美女已然坐在床边,正面带笑意的看着我,一惊,忙坐起身,发现自己竟平平整整的躺在床上,身上还盖了毯子,再一看窗外天已大亮!

回想刚刚,自己似乎在梦中被人问了句什么,然而恍恍惚惚却记得并不真切,什么将军什么净土……算了,没心思多想,屋外隐隐传来细碎的声响,这个时候,似乎是老爸在给我准备早餐了,再紧张的看看坐在床边的美女,也许是天亮的关系,她看上去完全没有昨晚那么让人恐惧了,相反,精致漂亮的脸上洋溢着友善的笑容,再衬托着清晨从窗外撒进来的一缕缕阳光,竟让我心里涌起一丝暖意。

“你……你这么早就醒了?”我没话找话的问候,还从来没试过一大早起床,就和一个坐在自己床上的美女打招呼。

“嗯,看你睡的香,没叫你,宗主晚上睡觉都不喜欢关灯的么?”她一脸天真的问。

“别,什么种猪、种猪的,我有名字,就叫我杨昭”我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,无奈的说。

“那怎么行?辅卫怎么可以直呼宗主大人的名字?玉儿不敢”美女一脸为难的说。

“行行,别说什么抚慰、种猪的了”我摆摆手打住她的话头,起身下了床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浑身动了动,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疑惑的轻声自语:“怪事儿”

“怎么了?”一旁的美女轻声问。

“没什么”我连忙摆手,心想估计是这几年挨揍太多,越来越皮实了,这昨晚还浑身疼痛难忍,脸上肿的像包子似的,这会儿竟然完全没感觉了,这也恢复的太快了吧。

心里一边纳闷,一边走到卧室门前,正要开门去卫生间照个镜子确认一下,却突然想起什么,忙站定了,转身盯着坐在床上的美女。

美女见我两眼呆呆的盯着她,有些茫然低头看看自己,又好奇的看看我,再次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我努力做个深呼吸,让自己放轻松,天亮了,胆子也壮起来了,走到她面前,一脸严肃的质问:“告诉我,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进来的?”

她看着我,一脸轻松的指着身后说:“从窗户进来的呀”

我抬起头看看窗户,再看看她,没好气儿的说:“你耍我是吧?我们家13楼,几十米高,你怎么不说你是飞进来的?”

“可……可我的确是从窗户进来的呀”她皱起眉头,一脸委屈的说:“不是你说害怕一起进来被叔叔发现的么”

我看着她天真加认真的神情,眯起眼睛思索了片刻,突然恍然大悟说: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传说中的飞贼,飞天大盗对吧?什么钩子、绳索,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那种家伙,对不对?说,你来这儿到底什么目的?看上我们家什么了?老实交代!”

美女被我一席话惊的愣在那里,呆呆的看了我半天才眨巴眨巴眼睛,晃过神儿说:“我……我不是飞贼,也没什么钩子绳索,对辅卫来说,这很容易”

说罢,她拎起背包,走到窗前,推开窗户,纵身一跃,轻盈的坐在窗沿上,转过头看着我说:“玉儿先下楼等着,宗主大人吃好早饭下来,我们就一起去学校”

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坐在窗沿上,大气不敢喘,颤颤巍巍的小声问: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

“记得关窗,别反锁哦”她笑着扔下一句话,身子朝窗外一斜跳、跳下去了!!!

我瞪着眼睛盯着敞开的窗户,完全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幕!

一阵清风拂过,顿时回过神儿来!

“啊!!!”我大叫着冲过去,脑袋伸出窗外,瞪大了眼睛往下瞅,四处搜寻可能出现血肉模糊的地方然而什么也没看到,小区里三三两两的人们平静的在楼下走过,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突然,卧室的门猛然被打开,老爸直冲进来,瞪大眼睛看着我问:“儿子,你怎么了?”

我转过身,神情有些恍惚的看着他,脖子僵硬的扭动着摇摇头说:“没、没什么”

“没什么?没什么你叫那么大声?大清早的,想吓死爹啊!”

“我……我心情好,对着窗外开开嗓子!”我有气无力的说。

“哦”老爸神情顿时放松,上下打量着我说:“对,这倒是,以后就得这么早起来,心情都好,别老赖床让我叫你,早饭好了,快出来吃了去上学吧”

看着老爸出了卧室,我再次伸出头看看楼下,依旧什么也没看到,神情恍惚的再看看自己凌乱的卧室,感觉从昨晚到现在像是一场梦,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再走到衣橱跟前,拉开滑门,衣橱里收拾整齐的长隔板却证实着那不是梦!

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;;;;;;};};;;};;}

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,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!点击微信右上角+号,选择添加朋友,搜索公众号“wap_”关注我们。回复"大奖+你的qq号"参与活动。10部iphone6,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!

【17k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】